西藏旅游搜索

西藏记忆


在从西藏回来整整一年之后,那些早已成为记忆的日子依旧清晰的印在我的心里。这种感觉就和六辈达赖仓央嘉措的诗一样“压根儿没见最好的,也省得情思萦绕。原来不熟也好,就不会这般倾倒”。我想,该把这些记忆写下来。
人活着总要有一些目标,到西藏去也许就是我潜意识中的一个目标。2004年初,当我看到大学同学从西藏拍回来的照片,一直沉睡在心中的想法便猛然觉醒:现在也该是我实现心愿的时候了。没过多久,我就感受到了这次旅途的沉重———当我第一次背起自己的法式军用背包时,几乎跌坐在沙发里,每走一步都摇摇晃晃。而包里面其实只装了一个冬季睡袋、一只旅行水壶和那本著名的《藏地牛皮书》。我就这样背着包摇摇晃晃的一个人上路了。
由于时间有限,我决定来回都坐飞机。航班是从北京起飞的,当我一个人坐在进京列车的餐车里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这份刚刚开始的旅途会遇到什么麻烦。在忐忑和期待中,我的航班从成都起飞,从窗口向外望去,熟悉的平原很快便换成了峰峦如聚的雪山,从机上广播得知,我目前的高度是8000米,也许这是我这一辈子最接近珠峰的高度。青藏高原的脾气就和女人的脾气一样——谁也摸不透。刚才还是好好的,突然间飞机剧烈的抖动起来,吓得我一动不敢动。在经过2个小时的折腾后,我没踏上青藏高原半步,航班返回成都,我只能在成都的旅馆里住下,祈祷老天爷第二天的脾气能好一点。我的运气不错,第二天我终于站在了拉萨。
阳光真好。站在拉萨民航大院里,不远处布达拉宫雄伟的侧影就在眼前。没有一丝喘不上来气的感觉,爽。我背上那个死沉死沉的包,迈开大步按照从书上看来的方向,沿着北京中路走去。但20分钟后,我已经开始头痛,最后是一辆出租车把我拉到了目的地——吉日旅馆。躺在床上的感觉真舒服。而且这家每天20块钱的小旅馆非常干净,被褥居然没有一点异味儿,比我在北京住的地方强多了。更舒服的是,这家旅馆住的都是同一类人“驴”。大家都是从内地甚至国外到西藏玩的人。我躺在床上还没有2分钟,就和室友成了朋友。第二天,室友老李带着我超近路来到大昭寺。在那里,朝拜的人流永不停息,一块只能勉强躺下一个人的毡布,白天是朝拜者磕长头的“蒲团”,晚上就是他们的被子。他们中有的人要在这里住至少3个月,风雨无阻、一动不动。望着这些衣衫破旧、额头已经结茧的朝拜者,我心里充满了敬畏。而他们望着我们这些游客,目光中满是平和。正当我傻站着的时候,一只手伸到我面前。按照《藏地牛皮书》的教诲,我刚想掏出2毛钱“布施”,却发现这只伸过来的手里有一块金丝猴奶糖,一个50多岁的老尼正在朝我微笑。没想到我到西藏后还没给别人“布施”,却有人给我“布施”了。接过那块糖,我决定把它送给另一个人,把这份微笑传递下去。
拉萨是一个随和的城市。她的西区街道宽阔,充满现代气息。东区几乎全是藏式建筑,他们围绕着大小昭寺,宗教氛围浓厚。我住的地方就在下密院对面,以前这里是朝拜者搭帐篷的地方。另外拉萨的时间非常适合我这种懒人,早晨8点天刚蒙蒙亮,晚上10点天还和下午2点差不多,爽。虽然没有火车,但靠着青藏、川藏、滇藏、新藏四条公路的滋养,拉萨的物资很丰富,大到新款丰田路霸,小到绿箭口香糖应有尽有。价格可能比内地贵,但是我搞不清楚贵多少。不过这里没有我喜欢的肯德基、必胜客,应该算是小小遗憾。但拉萨并不缺匹萨饼,这里的西餐厅手艺不错。
在我慢馒“活过来”之后,我幸运的在隔壁巴朗学旅馆的记事板上找到了一帮要去珠峰的哥们儿:来自深圳的石鹏、杨建和来自陕西安康的张星红、周晓永。大家都是一类人,见面后一拍即合,当即坐着三轮到大昭寺广场找车。虽然我们谁也没搞过越野车,但经过一番“装模作样”的挑挑拣拣,最后以举手表决的方式定下了今后5天我们的交通工具——一辆旧丰田V6,说实在的,我选这辆车的理由不是车好,而是司机看着顺眼,年轻的平措次仁怎么看怎么像个老司机。
终于上路了。当我们远离城市融入到苍茫的群山中,周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除了偶尔冒出来的几只岩羊,以人类不可思议的方式在峭壁上奔跑以外,周围的一切仿佛在历史中永远停顿。我们的路线是经羊卓雍错、过浪卡子、江孜、日喀则、到拉孜,然后到定日珠峰自然保护区。浪卡子的意思是“白色鼻尖”这个海拔4000米以上的小县城只是一个沿公路分布的几座房子,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这里银行、饭店、邮政所一个都不少。在县城唯一一家“旅游定点餐厅”门前,3个老外排成一派做在路边上脱了鞋晒脚。这样的景观恐怕只有在西藏能看到,这里的外国游客远远多于中国游客。
以前只知道望山跑死马,翻越海拔5000米的刚多拉山口时,俺才明白,感情望湖也很有可能跑死马。刚才站在山口上远处淡蓝色的羊湖如同一汪静水,安静的浮现在雪山之间。本以为10分钟后就会开到湖边,没想到20分钟后,羊湖还是像洗脸盆大小,静静的等在远处。一个小时后,我们才站在湖边,摆姿势照相。车到拉孜后,司机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农家旅馆。石鹏看上了厨师腰上的“拉孜小刀”旅店老板在答应卖给他前用不流利的汉语千叮咛万嘱咐的说“刀是切肉的,不能拿来切人”。身高190的石鹏赶紧用毛主席的名义发誓“决不用这把刀切任何人”。晚上8点,我站在屋顶上享受问暖的阳光。不远处几个盖房子的康巴汉子一边唱歌一边朝我笑。天黑后,我刚躺在床上,窗外意外的传来了几个当地人唱黄品源的《小薇》的歌声。如果他知道自己的歌在偏远的后藏小镇也流行,说不定会美死。
终于到了珠峰。站在绒布寺门口,我的心跳的利害,不是激动的,而是刚才我“阴谋”快走几步,结果阴谋破产。石鹏、杨建两口子没事儿似的进庙溜哒,而我只能站在原地喘气。“没吃红景天吧?临来前我们吃了一个月呢”没办法,来西藏前我压根儿不知道红景天能帮这么大忙。终于到了大本营,我迫不及待的把吉日室友送我的氧气瓶拽出来用上,以缓解剧烈的头痛。如果可以,我真想把脑袋卸下来,用水冲冲再安上。可我办不到,1头卸不下来,2我不忍心糟蹋藏族小姑娘辛苦打来的水。住在大本营的帐篷里,听着外面呼啸的山风,我想:“如果我没有睡袋、没有羽绒服,一定会死在这里”可是第二天早上我改变了主意。藏族司机平措次仁即没有睡袋也没有羽绒服,这家伙睡的比谁都香。答案很简单,他盖了5层被子。
到了珠峰我才明白,所谓“征服世界最高峰”的想法多可笑。在山脚下,所有人都要看着山的脸色,如果运气好,登山者可以爬到山顶小站一会儿,如果神女不高兴,最好趁她没发脾气赶紧下来,否则你就有可能变为山的一部分。傲岸的珠峰没有因为人们的到来变得顺从,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在心底里问自己一个问题“为什么要费尽千辛万苦到这里来?”这也许也是珠穆朗玛女神在问我们。我的答案是:因为我的心曾在这里,我想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梦想,我想来。
回到拉萨后,我的感觉就像回家一样。和石鹏他们分手后,那天晚上我和一群天南海北的朋友到一个市场吃饭,他们中甚至包括一个中国话说得不太利索的英国男孩儿。大家聊得很投机,虽然我们相互之间连对方的名字都叫不全,但是当举杯共饮的时候,我们知道大家都是被同一种魅力吸引来的,那就是西藏。
所属类别: 西藏旅行游记
2005-01-18 21:16:03  By: 西藏旅游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Sponsored Links
    
关于我们: CCT 康辉国旅- 四川中国康辉国际旅行社 『 点击查看电子地图 』
CCT INTERNATIONAL TRAVEL SERVICE LTD
旅行社许可证号:L-SC-GJ00030 国际一类社
中国国家旅游局指定办理中国公民出入境游的国际旅行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天仙桥北路3号SOHO大厦3楼 - 康辉国旅总部. 旅游接待A23
TEL:86-28- 86082622 / 86082022 / 86080300 FAX: 86656234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86-28)- 86082622   86082122  给我们写信咨询和预订
特别声明:
A:关于美景旅游网独立原创文章图片等内容
1、美景旅游网原创文章、图片版权由我们全部保留;
2、美景旅游网原创文章、图片任何网站及媒体均可以免费使用,如转载我们的文章或图片,
请注明来自美景旅游网 并链接到 www.mjjq.com,商业用途请先联系我们;
3、免责:我们在我们能知悉的范围内努力保证所有采写文章的真实性和正确性,但不对真实性和正确性做任何保证。本站采写文章图片如果和事实有所出入,美景旅游网不承担连带责任;

B:关于美景旅游网采用非原创文章图片等内容
1、页面的文章、图片等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2、免责:由于采集的图片、文章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内容页面标注的作者、出处和原版权者一致性无法确认,如果您是文章、图片等资料的版权所有人,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加上版权信息,如果您反对我们的使用,本着对版权人尊重的原则,我们会立即删除有版权问题的文章或图片内容。
3、本页面发表、转载的文章及图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西藏旅游
Tibet Travel
西藏旅游目的地 new
西藏圣地之旅-魅力珠峰+天湖纳木措之旅九日游
走进神秘西藏
西藏风光图库 new
热门信息
最新发布
文档索引
- 关于我们- 联络我们- 免责声明- 隐私权政策- 商业合作- 广告托播- 网站导航- 友情链接- 加入收藏-
©2002-2011 Copyright  MJJQ.COM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aomei Blog
Tel:86-28-86082622 - 86082022 - 86082122  Fax:86-28-86082122
版权所有: 四川康辉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