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搜索

消失的地平线,消失的男孩


8月,听说一对朋友准备去西藏。 

西藏这个名字总能令无数的人对它心驰神往,因为好多不同的理由。同样它也触发起我心底的一丝温柔的悸动,伴随着些许的伤感和惆怅,因为一个人,让我回到三年前的那一个夏季,在西藏的夏季。

 时间过的真快!尽管这已经是一句俗的不能再俗的感慨,可当我想要再眷顾那一段与一个人有关的记忆的时候,仍是如此的扼腕叹息。回首望去,时间正在可怕的淡去那些我想珍藏的东西。。。

 自从三年前的那个夏季开始,每当再次听到Eagles的Hotel California,那苍凉,沙哑的男声伴着令人心旌动摇的鼓点,总让我想起高原上空盘旋的秃鹫孤独的身影,无论身处何处,我总忍不住心里默默的问着,小男孩,你在哪里? 你还好吗?

第一次遇见小男孩是在拉萨的一家酒吧。

因为一个人在西藏跑,最要紧的就是找人一起雇车。那时还只是7月初,而且一场世界杯足球赛令万人空巷,所以这里的驴子不多,八廊穴的公告牌上贴子只有冷冷清清的几张。为了找伴,我就常跑隔壁的一家旅行社,收集消息。一来二去,与旅行社的一个朋友熟络起来。这晚闲着没事,朋友邀请一起去酒吧坐坐。

酒吧挺大,就是黑咕隆冬,只看见人影绰绰,但难辩庐山面目。不过前面的小舞台倒是灯光璀灿,有人正在上面唱歌。早听说在西藏,韩红这样的高嗓音司空见惯,随便一个人上去,不论男女老少,开腔一唱,准能让你有种“心比青藏高原高”的感觉,很爽。

正闲聊着,朋友接到一个电话,说旅行社的一个负责接待外客的导游有些麻烦事要过来一起商量。我反正也无所谓,他们聊他们的,我享受我的“韩氏现场版音乐会”。

进来的是个个子瘦小,皮肤黑黑的男孩子,这在以拥有康巴汉子强悍健美体魄著称的西藏显得比较少见。可能是刚办完正事过来,男孩子还穿着一套西服,更衬的身材瘦削。看见我在,男孩子有礼貌的用微笑打了一下招呼。

音乐声很强劲,朋友示意出去打个电话,留下小男孩坐着等。我们就这样开始随意的聊了起来。他的汉语说的很棒,没有什么口音。可惜的是,我现在已经完全记不起我们都聊了些什么,只是谈话很轻松愉快。他看上去有些腼腆,怯生生的,象个女孩子,相比之下,我倒象个大大咧咧的男人。

一阵熟悉的音乐突然响起,妩媚的女声,悠悠的旋律,尽管我不知道她唱的是什么,可也忍不住跟着拍子轻声哼起来。原来是印度电影“奴里”的主题歌,这可是我那个年代的小朋友看过的屈指可数的几部外国电影之一,中间还有少许当时列为少儿不宜的镜头,加上印度电影的载歌载舞,所以印象十分深刻。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在这么多年后,又听到这首歌,而且在这音响效果颇佳的酒吧中,感觉字字珠矶,声声饶梁。

男孩子见我这么动情,忍不住笑了,黑暗中他的眼睛又大又亮,加上一头微卷的黑发,我猜想他有印度血统,不禁问他,那歌里女声反复吟唱的“阿加尼”是什么意思,他告诉我那是尼泊尔语,表示“请向我走来”。 后来渐渐知道,小男孩其实是个语言天才,几乎没读过什么书,却会流利的英语,汉语,尼泊尔语,印地语,自然还有藏语。他的学习之道很简单,在“社会大学”里看录像片。

那年西藏回来后,狂找了一通印度歌曲大全,由于年代太过久远,印度电影音乐又是前赴后继,层出不穷,所以未果。后来终于在一个印度同事的帮忙下,下载了一个版本,不过感觉韵味稍逊一筹。

第二次见面是在朋友的旅行社里。

我刚从后藏回拉萨,一路上高原反应折磨的我仿佛戴了个悟空的禁箍咒,所以想着接下来去有“小江南”之称的山南,轻松几天,不过要找人拼车。决定先去朋友的旅行社打探一下,看看有没有志同道合的驴子。

朋友刚巧不在,突然就又看到了小男孩。清晰的光线下,觉得小男孩更小了。他穿着一件花里呼梢的夹克,下面是一条喇叭腿的牛仔裤,加上那一头微卷的头发和手上的一支香烟,象个离经叛道的不良少年,只是脸上的笑容依然很灿烂。他正同一个老外在摊开的西藏地图上划着什么,看样子是在安排行程线路。

见到我,他笑着眨了一下眼,示意我先坐下,并招呼伙伴为我倒了杯水,看着他指点江山的模样,突然感觉他外表虽然少不更事,行事却颇为老练。

谈完了正事,他过来陪我坐在沙发上,向伙伴们介绍我。那是一群十来岁的小孩子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在上海应该是每天背着书包,两点一线,忙着黑色七月的中学生,可在这里,他们已经是一家运转有效的旅行社的“中坚力量” 了。很显然,看上去比他们年幼的小男孩却是他们的头。

我说明我的来意,小男孩告诉我,他只负责外国团队游客的导游业务,至于散客的安排还得等我的朋友回来。所以坐着等朋友,大家又聊了起来。

小男孩教我说的藏语,我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只记得他的英语很溜,虽然他拼写的单词总是缺胳膊少腿的。于是我向他询问一处地的英语称呼,大柏树。他开玩笑地说,那个地方叫Big White Tree。肯定是我当时的挚着表情,之后被他戏噱的称呼为“大白树”。

小男孩走过去放一张CD,听到的第一首歌就是Eagles的Hotel California。小男孩告诉我那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歌。虽然我也很喜欢,但是当时看到他陶醉的样子,心下还是略感些奇怪,这么个小不点,竟喜欢这首歌。后来猜想也许是那首歌苍凉的歌词和声音深深打动这个外表单纯,可是身世凄凉,人生经历坎坷的小男孩,也因此打动我的心。

第三次见面是小男孩和我,还有他的一个朋友一起去吃晚饭。

由于我提出要吃传统地道的藏餐,小男孩带我们左拐右饶的找到了一家,点了几样东西,现在记得的只有个羊肉汤了。小男孩的朋友刚从北京的一家学校毕业,回到拉萨。尽管小男孩与他的朋友看去年纪相仿,可却显得成熟老练,并且有一丝与他外貌不相称的忧郁。也许正是他这样迷一般的矛盾组合在吸引着我。

席间,三人交谈甚欢,小男孩的朋友告诉我他刚毕业于美校,可能会从事唐卡绘画之类的工作。我的意见是虽然那很赚钱,可是有点枯燥,因为创作的自由空间很小,如果没有虔诚信仰的话,先做短期看看,但并非长远计划。不过那个朋友最渴望的还是继续读书,而且是去国外读书。

我对喜欢读书的人,一向是鼓励有嘉,可是这次心里却有些悲哀。由于政治的原因,一个藏民很难申请到一份中国护照,尽管可以很容易拿到外国签证。虽然我不喜欢政治,可是这个东西却无时不刻会提醒你它的存在,尤其在中国。小男孩也想出国,去澳洲,可是大家都知道,那并非易事。

正说着,小男孩的女朋友打电话给他。我建议请这个“小女孩”一起过来坐坐。小女孩看上去一点也不小,长的很圆润,感觉比小男孩要成熟些,在山南的一家电信公司做事,收入比较稳定,好过小男孩这样有了上顿,未必有下顿,旺季的时候,忙的连轴转,几近几出阿里那种无人区,已经是家常便饭了,食宿条件差,还要照顾别人,所以去一次,人瘦一大圈,遇到淡季,人是清闲了,可是却应了鲁至深喝酒时的那句名言“真是淡出个鸟来”,得数着钱过日子。

小女孩话不多,很温顺的样子,我很为小男孩高兴,因为曾听他提起幼时父母离异,久没有联系,从小跌打滚爬,只有一个妹妹一起长大。我开始明白他的那丝忧郁来自于他飘泊沧桑的人生经历,他的辛酸隐藏在他阳光灿烂般的年轻笑容背后。所以有了女朋友,那就意味着有了家的照顾,我真的很为他高兴。

最后一次见小男孩是我临走的那个晚上。

从那木措回来后,心里说不出为什么,只是想在走之前再去看看小男孩。此地一别,也许彼此永远只能留在记忆中。我和小男孩,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本来象两根不相交的轨道,在以各自的方式存在,至少在我,本不清楚现在的世界中还有这样的一类人,这样的活着。

大家都涌来西藏,说这里特别,那是什么特别呢。在我,觉得首先是这里的人,然后是这里的景。这里的人有虔诚的信仰,虔诚的让人嫉妒,尤其象我这样以“信自己”为人生准则的都市人,在一次次人生努力遭到失败后,感觉到内心信仰的空虚,当面对那些简单和充实的精神世界,觉得自己尤为的可悲。但我遇见小男孩后,发现原来简单充实的后面一样有可悲的存在,物质上的可悲。

晚饭后,旅行社里的一个小伙子在一家歌舞厅兼职唱歌,我们大家约着一起去听歌捧场。

唱歌的小伙子人长的很英俊,穿上演出服,往台上一站,很有些明星驾势。他唱的是尼泊尔歌曲,很好听。一曲歌毕,大家定了哈达,上台献给他。歌曲部分表演完,音乐转变成舞曲,全场藏民参与性很高,让我再一次领略了他们能歌善舞的天性。

起先,我们一行人坐在二楼。唱歌的小伙子悄悄告诉小男孩,他看见楼下的人群中有个秀气的女孩子,颇有好感,可又心存胆怯。于是大家帮他鼓气造势,“移师”到一楼,小男孩生经百战的样子,老练的上前与女孩子的一个女伴搭腔,邀请她们一起过来我们这一桌坐。哈,手段不错啊。这群女孩子个个都很单纯可爱,那个长像秀气的女孩还热情的退下手腕上的银手镯,送给我做礼物。大家谈的很欢,直到歌舞厅中只剩下我们。

凌晨时分,一行人走出歌舞厅,看到大家彼此难舍难分的样子,鬼点子贼多的小男孩又提议集体去夜市大排档吃宵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条路好象是叫青年路。记忆中清晰的部分是当时明亮的炉火,喷香的食物和谈的拢的朋友,可惜的只是,象席慕容说的,走的最快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离开夜市,一群小朋友们都开始东倒西歪了。除了我和小男孩,因为一个在不停的说,另一个在不停的听。

我真的很感谢我的父母,因为他们给了我一个安静祥和的童年。我开始知道有些人可以是这样的长大,仿佛一部电影中的情节,只是完全的真实。其实小男孩的年龄一点也不小,因为幼时营养不良,所以他的个子才这么瘦削,他所知道的亲人就只有一起长大的妹妹,妹妹生活安定是他最大的心愿。他什么都干过,打过架,坐过牢,吸过毒,经历初恋,一掷千金的暴富史,吸毒后重又一贫如洗的窘迫,戒毒的艰难,可以说短短二十几年尝尽人生辛酸苦辣。

白天下少不谙事,年轻的笑容,到了深夜,收尽一切掩饰,舔舐自己的伤口。也许对我这样一个陌生人倾吐,是毫不需要介蒂的,因为我们完全生活在两个世界中,偶尔的,此时此刻的在某一点相交,又会各自离去,回到自己的生活轨道,年复一年,周而复始的运转。我们都无须刻意去改变什么,随着时间的流逝,自然的将一些记忆淡忘去。

我很想帮他,可以我自己目前的状况,我没有这个能力。想着他的那个早晨,我离开了西藏。

回到上海后不久,竟收到他的电话,续续叨叨的说着他自己的一些事。我很欣慰可以做他的听众,因为我常担心他瘦小的身体已经饱和了太多的人生故事,有了倾泻和释放,他才能活的真正灿烂,一如他的笑容。

后来的一次电话中,他告诉我一个不好的消息,女朋友与他分手了,因为跟了电信公司的一个老总。他的声音中竟没有太多的遗憾。他告诉我因为妹妹已经有了份稳定的职业,所以他打算要离开西藏。我隐隐感到有些不安,因为那样的离开,他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开始一段居无定所的漂泊。

那一阵,常收到他的电话,我总希望自己可以帮到他,可是能给的非常有限。之后几个月后,好久没有他的消息,我总担心他会出什么事,拼命地往他邮箱里寄信。可我知道他不怎么会用电脑,对那玩意儿的概念全来自于游戏机房打机的经验。可我真的很担心。

对他,我一直有这么种感觉,他太小了,太微不足道了,太没有人在意了,象一棵飘零的浮萍,在这个熙熙攘攘的世界里,他的生存和消失对谁都没有显出太大的意义。

我轻轻的来,正如我轻轻的走。只是用在他身上,少了诗人那份衣食无忧后的浪漫,多了许多沧桑,心酸和无奈。

突然有一天,惊喜的接到他的电话,原来一次为朋友的仗义行为令他再次身陷圄囹。经过数个月的艰难日子,现在的他去意已决。我只想他能生活的安稳,如果一样的飘零,在哪里都没有太大的分别。于是我开始衷心的祝福他平安,并且盼望可以早日接到他来自异域的电话。

再次收到他电话的时候,我当真感谢了上苍好几次。听他的近况好象还挺不错,正在努力筹钱,希望可以从那里去他盼望已久的澳洲。我很为他高兴。更难道的是,他居然开始学习使用电子邮件。在寄给我的照片上,他显的成熟一点了,外表不再那么孩子气,气色也挺不错,还戴了一只耳环,有点像我喜欢的乔治迈克尔。只是照片捕捉住了他眼神中稍纵即逝的那丝忧郁。

过了一阵,小男孩又没有了消息,而且我自己也换了电话号码,我又紧张的拼命往他邮箱寄信。我总觉得他生活安稳一点,一定又会嘻嘻哈哈给我一个惊喜。我等待那种感觉。

果然,小男孩再来电话的时候,告诉我又辗转到了另一个国家,找到一份收入还不错的工,只是要全国跑东跑西的做业务。

我问他有没有想起西藏,想起他的妹妹,我知道这是个很伤感的问题,他开玩笑的告诉我,每回隔好久打电话给朋友,朋友头一句回答几乎无一例外的是,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尽管他语气轻松,可我明白那看似戏噱后面的残酷的真实。这个世界一直在无情的让他自生自灭。

断断续续的联系中,我们俩彼此都感到有些奇怪。两个生活经历完全不相干的人,却是这么的惺惺相吸。难道这就是缘分?

我已经记不起上一次与他通电话是什么时候,因为我开始熟悉他的那种突然出现,然后又突然消失。我一直在安心期待他带来的下一次惊喜。直到去年年底,我在越南听到海啸的消息。

一回来,我又马上给他的邮箱寄信,可是这次我却惊恐的发现我的信件全部被退回了,原因很简单那个邮箱久没有人打里,爆了。我发现我自以为了解他很多,可原来我和他的联系竟只是那么的薄弱,一个虚拟的地址和一个不在服务区内的空号,仅此而已。

一次晚上,突然在MSN上看见他的出现,我震惊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可是对于来自“大白树”的无数问候,他竟然无动于衷。怎么可能?我设想了N种可能的理由,终于有次在MSN上看到他的回复,他不是小男孩,只是才买了台二手电脑,用以前的设置上的MSN,所以他并不知道“大白树”是谁。

我愣在那里好久,脑袋里有一阵的空白。以前我会觉得他象棵石缝里的小草,孱弱却又顽强,可在令人敬畏的自然面前,山石俱灭,草又焉存?!

耳边还是Eagles的Hotel California,沧桑的令人落泪,哪里又是小男孩的lovely place?我一直想再去西藏,可又有些犹豫,走在拉萨的街道上,看见楼还在,可人已去。。。我不愿承认些什么,因为那可能完全是我自己的杜撰,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祝福小男孩能在澳洲找到他的lovely place。

希望有一天,接到一个电话,笑嘻嘻的问我,嘿,大白树,猜猜我是谁?

所属类别: 西藏旅行游记
上一页西藏行(一)
下一页天空游记(西藏)
2005-01-18 21:16:03  By: 西藏旅游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Sponsored Links
    
关于我们: CCT 康辉国旅- 四川中国康辉国际旅行社 『 点击查看电子地图 』
CCT INTERNATIONAL TRAVEL SERVICE LTD
旅行社许可证号:L-SC-GJ00030 国际一类社
中国国家旅游局指定办理中国公民出入境游的国际旅行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天仙桥北路3号SOHO大厦3楼 - 康辉国旅总部. 旅游接待A23
TEL:86-28- 86082622 / 86082022 / 86080300 FAX: 86656234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86-28)- 86082622   86082122  给我们写信咨询和预订
特别声明:
A:关于美景旅游网独立原创文章图片等内容
1、美景旅游网原创文章、图片版权由我们全部保留;
2、美景旅游网原创文章、图片任何网站及媒体均可以免费使用,如转载我们的文章或图片,
请注明来自美景旅游网 并链接到 www.mjjq.com,商业用途请先联系我们;
3、免责:我们在我们能知悉的范围内努力保证所有采写文章的真实性和正确性,但不对真实性和正确性做任何保证。本站采写文章图片如果和事实有所出入,美景旅游网不承担连带责任;

B:关于美景旅游网采用非原创文章图片等内容
1、页面的文章、图片等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2、免责:由于采集的图片、文章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内容页面标注的作者、出处和原版权者一致性无法确认,如果您是文章、图片等资料的版权所有人,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加上版权信息,如果您反对我们的使用,本着对版权人尊重的原则,我们会立即删除有版权问题的文章或图片内容。
3、本页面发表、转载的文章及图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西藏旅游
Tibet Travel
西藏旅游目的地 new
西藏圣地之旅-魅力珠峰+天湖纳木措之旅九日游
走进神秘西藏
西藏风光图库 new
热门信息
最新发布
文档索引
- 关于我们- 联络我们- 免责声明- 隐私权政策- 商业合作- 广告托播- 网站导航- 友情链接- 加入收藏-
©2002-2011 Copyright  MJJQ.COM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aomei Blog
Tel:86-28-86082622 - 86082022 - 86082122  Fax:86-28-86082122
版权所有: 四川康辉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