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搜索

我的西藏情结之二:回到拉萨


回到拉萨

7 月26

天完全亮了起来,这时收到小马昨晚接连发过来几道信息:“什么时候到拉萨?我要联系别人一起走阿里了,快回复我!”又说她现住在吉日宾馆,游客很多,问我是否需要帮忙定房。苦于我的手机是老掉牙的“三星”英文机。没法细细回复。只能简单地发“YES,NO”等英语。意思无非是让小马帮我找床位。由于几乎一夜无眠,整个人疲惫无神,虚脱得如大病初痊。但一看车窗外,已经进入西藏那曲地区。心不禁兴奋起来,再也无法睡觉.....

汽车一直等到中午12点多才到达拉萨。我和李静直奔小马订好的吉日204房,又回到了吉日,一切都没有改变,好熟悉的一切!院子里停泊的越野车、三、五一群商量线路的背包客,晾满了走廊的旅客的衣服,曾经住过的210房。。。。。。进了204,见到小马正在跟一高个子女在聊天,扭头见了我们,赶紧说这间房已满。我的天!她居然认不出我来,也难怪,网上见的照片本来就有误差。只好报上名作自我介绍。她一下子恍然大悟。

高个子女孩外号“舞风”,听说她跳起舞来像疯子,因而得出这样的外号,她也乐于接受这个名。因我的网名意思跟她的很相似。乍一听,彼有亲切感,舞风头发一直长到屁股下,让我想起广西龙胜那边红族的长发女。身高176CM的她,身材削弱单薄,穿着一套橙色尼泊尔风格的软麻料衣服,脖子上戴了一串又长又粗的佛珠,手上夹着一支烟,蹲在床上和小马谈着如何走新藏线,继而谈起她的尼泊尔之旅。谈话中,不停地抖抖手中的烟,并不时发出几声爽笑!给我第一感觉她是一位很健谈的女孩。很快我就被她手上带着的巨形绿松石戒指吸引住。第一次见到如此大的戒指,她却表示说,这是算小了,外出旅行,不宜带太重,家中的那些才叫大呢!继而又热情地拿出她从尼泊尔买回来的裙子给我们看。尼泊尔的裙子确实很漂亮,而且很便宜,合人民币16元一件。那边消费很低,二、三千元人民币就可以在那边豪华地生活一个多月了。她这一说,令我懊悔不已,并痛恨自己做事的懒散。去尼泊尔本来是这一趟的计划,因迟迟没去办护照以至来不及办就出发了。看来只好把遗憾留给下一次去实现了。小马在舞风的诱说下推掉了其他驴友,决定跟我们一起走新藏线。

李静的计划并不是走阿里,所以联系了别人打算明天一早就出发去江孜、珠峰一带。而我决定跟小马、舞风俩一起走。

正当我们为不够人包车而发愁时,小伟就来了,他是前两天跟舞风玩纳木错的家伙。听说我们走新藏线,原计划环走阿里的他也动摇了,小伟也是一个疯狂的家伙,特意辞去工作出来玩,已经在拉萨呆了二十多天,恨不得把整个西藏都走完。只需吹灰之力就说服小伟加入了我们。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联系车。这时的小马又懊悔自己还来不及玩纳木错,很舍不得离开拉萨,于是我建议她先去纳木错。我们等她回来再走阿里。小马自然是欣喜若狂。来之前听说因油价的增长今年包车会比较贵,更是听一驴友说走完阿里可能要两万的包车费。好一个天价!来之前了解过价钱的我却不那么认为。我把包车价定在13500元左右。舞风联系到一辆4500越野车,司机是藏民,对方开价:拉萨—狮泉河全程17000元。我们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把价钱压到13500元。司机痛苦地答应了,我们却犹豫起来,希望能联系到更低的价钱。没直接和司机达成协议。又到外面联系了好几驾4500越野车,价钱都不低于是17000元。对比之后,刚才那驾车是最便宜的。当再次联系上司机时,对方回复说已经被别人包了。我们自然是后悔了好一番。但夜色已深,肚子“咕咕”地向胃发出抗议,我们只好把车的事阁到明天再说。四人去了“胖大姐”川菜馆吃晚饭,里面客人很多,味道倒很不错,价钱也合理。连续五天四夜都是车上渡过的我,好久没吃一顿好的了。今晚终于可以大饱一餐啦!

夜,正式来临,路灯亮着迷离的光温暖着街道,行人开始稀少。酒吧传出阵阵劲暴的音乐令我热血沸腾。懒懒地把自己浸泡在拉萨的酒吧是一件惬意的事情。回想起去年跟小玲、老寿他们疯狂的泡吧,我开始怀念玛吉亚米、怀念狂奔于拉萨午夜街头的小吕们。。。。。于是我建议舞风泡酒吧去!刚巧饭馆不远处就有一家酒吧。小伟说还有事没跟我们过来。进入酒吧,里面透着昏暗的灯光,打量四周环境,格调算一般了,已经坐了不少的游子,不时地发出几声怪叫,时而传来一阵喝彩......酒吧之所以受青睐,我想是因为它确是能让人释放情怀,发泄压力的好地方。而我喜欢酒吧并不是因为我爱喝酒,而是喜欢那种自由得有点放纵的氛围。我们三个女孩子简单地要了一杯咖啡、一瓶拉萨啤酒,一杯果汁,然后天南地北地聊起来。健谈的舞风跟我们聊起了她的小手饰生意,聊起了她的家乡,聊起她的男人......席间,又进来了一大批人,许是一起玩的驴友吧!这时舞风碰见她在尼泊尔路上认识的一男驴。对方是个狂野的家伙,过来跟舞风斗起酒量来,舞风也豪爽地跟他对干,这时那男的谈起她俩上次喝酒的趣事,他指着脸上和肩上的伤痕说,那是舞风的杰作。我和小马正纳闷,他解释了,那是因为上次扶喝醉的舞风回旅馆时,不小心摔了个跟头留下的,我和小马马上大笑起来,舞风即变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这时那男子又跟刚进来的那帮人打起招呼来,这一聊可不得了,原来他们是来自云南丽江的,和舞风来自同一地方。自不然又多了一份亲切。其中一来自丽江的小伙子叫冯豪,是一位野外游的领队。穿着一身的军色快干衣服,戴着一顶好看的军色帽子。整一个野战军人形象。手上拿着对讲机,不时跟他另一朋友对话。不过,从他言谈中,透出一种轻浮和狡赖。见我们这边热闹,又过来一位身材硕大,满脸胡子,戴着一顶鸭舌帽的男子跟我们敬酒,样子很像混血儿。然而对方言语不多,让人觉得他很深沉,我不禁暗想:好家伙!酷呆了!我和小马很安静地在旁边喝咖啡、他们跟舞风又喝了不少的酒。这时酒柜响起劲暴的音乐,体内的细胞早就骚动起来,于是我跟他们跳起舞来。每个人的跳舞方式都彼为怪异,浪子就是浪子,个性泛滥的群体。跳舞都要与众不同……

因小马明早要去纳木错,所以我陪她先回去。舞风留下继续跟他们疯……

7月27日

虽然已睡下,却一夜半梦半醒,因舞风一夜没归,彼为她担心,直到中午才见舞风拖着疲倦的身子回来。小伟也过来了,急性子的我想快点解决车的问题。于是建议几人再商量一下,舞风却变得不紧不慢了,她说自己改变了注意,冯豪那边的人都是她在丽江的朋友,决定跟他们的车走了,这时冯豪也过来了,他希望我们四人都能跟他们一起,说是他们有两辆车,可以坐十二个人。我和小伟一下了都高兴起来,以为可以坐上免费车,省下一笔钱。事情就这样暂时决定下来了。冯豪继续跟舞风聊起他们的这支队的总领队,外号叫:公公的人。他们是一支自发组织的自驾车探险队。还说了不少关于公公的事情,大至就是吹他如何有钱,在丽江如何有权势。脾气如何暴躁,如何不可一势。在一傍边静静聆听的我有点起鸡皮。让我感觉这帮人彼为复杂。我心开始犹豫。到了下午时间,做事细心的小伟建议我们问清楚冯豪他们,要不要给点油钱什么的。结果却出人意料:他们开价说从拉萨经新疆走到西安每人6000元。他们的性质是带队探险游,当然要收钱,小伟马上犹豫了,我也觉得价钱过高,而且我们并不打算走到西安。只有舞风坚定地跟他们走,她认为她跟他们是朋友,应该不用给钱。(后来到底还是要给钱)而我和小伟决定不跟他们,于是马上又写了贴纸招人组队。只是时间和路线都很难和别人对上。在街上乱串时,碰上了小邵,他和佳子刚刚到达拉萨。之后又戏剧性地连续碰上了三次,像电视中的男女主角般;一天碰上四次面。。。。。。

一次失败的尝试(7月28日)

计划好今天7点半钟之前混进大昭寺。闹钟一响,我马上起床梳洗,早餐也来不及吃,我们迫不及待地来到大昭寺门口。已经有不少的信徒在朝拜。倒是排队等候进入寺院的藏民还很少,我们三个跟在藏民后面,和藏民对比,我就后悔为什么自己打扮十足的游客形象。这样很容易暴露身份。再细细观察,每位要入寺院的信徒都手上都拿一瓶酥油茶。有的另一只手拿着佛珠在念念有词。舞风也学着他们,拿起脖子上的珠子在数数。舞风的长相和发型、穿着都很像藏民,站在他们其中,任谁也不会怀疑她是游客,只有我和小马无论站在那一个位置都会被一眼认出来。再细看,发现除了我们三个,队伍中还藏有另几位游客,差不多等候了一个小时。终于开了大门,人群拼命往里挤,我发觉自己根本不用走路,而是被捅挤的人群驾入大门。进了大门我正暗暗庆幸自己成功的混入。却不料大门内还有一扇小门,我刚巧又被人群挤到验票员身边。一下子被逮个正着。因不能出示票,验票员礼貌地让我们到一边去买票。小马和其他游客也被一一揪了出来。只有很像藏民的舞风成功地混了进去,一大早就等候了这么久,却失败告终,很怄气地离开大昭寺。一转眼就不见了小马,只剩下我一人往回走,经过了“光明甜茶馆”,这是拉萨市最好的甜茶馆,想起我阔别了一年的甜茶,于是一人进去。馆内坐了不少的藏民,其实藏民的生活很休闲,大多数的藏民除了早晚朝拜,最多的时间会在茶馆里消磨。光明甜茶馆的甜茶很地道。茶的香味每次都让我久久回味。但最令人扫兴的是在你被甜茶陶醉,并联想连编时,就会不时有藏民向你讨钱。这是在拉萨最煞风景的一件事。曾有驴友戏说:拉萨最傍大的机构是“丐帮”我深有同感,你在街边任意一家饭店吃饭都免不了会被“丐帮”一族打扰。我想,造成这样的原因至少有两方面,其一:西藏地理决定当地落后的经济,其二,近年拉萨旅游业开始兴起,早期外来的游客多是怀着善意的心和表达友好的方式,常常会给他们 一点小钱,或是送点小礼物。相信那些游客没有一个人会想到那些善意的表达方式会造成这反面的后果。出了茶馆,没目的地闲走着,无聊!于是回到了204房,小马和舞风还没回来,想着也没什么地方去,去看看布达拉宫也好,人就是这么奇怪,在拉萨,去年和今年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今年的我,虽然又一次走在拉萨街头,却没有一点游玩的冲动和激情。只是很懒散地、无目的地瞎逛。快接近布达拉宫时,收到舞风的信息,说她已经从大昭寺回来了,问我在哪里,因手机发信息不方面,也就懒得回她信息。来到布达拉宫广场,惊觉广场被封了起来,听说是为了迎接西藏四十周年庆典而改建。被包围起来的广场里面已经修好了一个音乐喷泉。音乐喷泉随着布达拉宫传来阵阵奇怪的交响乐,有规则地喷洒,还有一些工人正忙着改建,看修建草图,似乎是要建一个在很多闹市都能一见的广场。我心一凉,很有地方特色的一个广场,为何要去掉独有的个性,而去模仿大众化的东西呢?也许这就是文明与落后的区别!但西部大开发是不是要用所谓的文明去取代地方特色?再也无心欣赏,能吸引我的东西已不再,还有何意义?

还是没联系到新队员,又想念起佳子,于是约了佳子、小伟出来一起吃藏餐,小伟带我们去了离旅馆有点远的一藏餐厅,各要了一份羊排跟一壶酥油茶。味道很好。不禁后悔去年来时为什么不试一下?虽然有很多人不习惯藏餐。其实真的很美味!正吃得兴起,收到舞风的信息,问我是否还有意思参加他们的队伍。说是价钱还可以再商量。因一直没找到新队员,我心很燥急,再留在拉萨呆很觉没意义。而且冯豪他们的路线会走亚东、和穿越罗布泊沙漠。这两个地方对于我来说一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现在却有机会上一趟。该是何等的诱惑!听说这两个地方的路异常难走,走的人甚少。一旦错过,恐怕很难有机会再去。所以我心开始动摇了。佳子跟小伟却不太同意我加入。认为冯豪他们不可靠。劝我耐心再找人组队。想想也是,于是我回复舞风说我再考虑一下,但我心却开始烦躁起来。见我如此浮燥,小伟说;“你自己感觉吧,想加入就自己决定,出什么事,大不了留在狮泉河等我接应”。听他这一说,心里彼为感动。不多久,舞风又发来信息:“现在有好几个人加入了,快点决定”。听说有人加入,我心里镇定了,当即决定跟了他们一伙。

大概晚上7点钟,小马从纳木错回来了,她一听这个消息,觉得不论在车况上,价钱上,路线上,还有队员的人品上都不满意。好个小马,性子比我还要急。和冯豪谈还不到几分钟就发起脾气来。坚决不加入他们,并马上改变注意不去阿里和新疆了,跟了另一女孩子去了林芝。小马是个风风火火的女孩子,但性格很率直,说话从不转弯抹角。很爽朗的人,我和舞风都很理解她这种小孩脾气。也不去计较。倒是小伟,见我加入了他们,有点失落。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感觉。觉得跟冯豪他们没有保障,又怕跟他们性格不合。其实我也有同感。只是那路线好像是迷晕了我,我被吸引住了。我跟小伟说也就当是赌上一回。和冯豪协商最后的价钱是拉萨到兰州4500元。其实这样的价钱走那么长的路是很便宜的,只是他们的车况不怎么好,就变得不值了。小伟一直但心这个,后来证实小伟的所有担心是对的,不过那是后面的事了。

晚饭时间,同时收到小邵和佳子的信息,约我一起去吃藏餐。小邵和另几个驴友很早就来到吉日等候了。他们从功略上了解到大昭寺广场前方有家很地道的藏餐馆。于是我们一行人走走停停,来到大昭寺广场,因考虑到明天我就要离开拉萨,细心的小邵建议我们在广场拍了个合照。拍完照走到广场前50米右转弯处,终于找到了我们要去的餐馆。里面吃饭的都是本地的藏民,没见有游客,该餐厅只设藏餐,没有汉餐。我们大概有八人。加了桌子才够坐,点了卤羊头,烤羊排,酸奶饭等十来个菜式。功略上果然没介绍错误。一班人狼吞虎咽,很快就扫光了桌面上一切。来到拉萨这些天,觉得今晚最有意义,不禁开始留恋拉萨了。唉!之前为什么不多吃几餐藏餐呢?明天就要走了,怕是要很久才有机会吃了。。。。。。

拉萨是西藏物品最齐全的城市,我必须为明天出发作准备呢,从餐馆出来,在小邵他们的祝福声中,我离开他们独自一人到超市购买一些去阿里路上用的物品。舞风发信息过来说要开个短会,叫我快点回去。于是我急急往旅馆跑。跑到204房的走廊时,碰上迎面走来的小伟,他知道我们明天就走,特意来跟我们道别,并叮嘱我如果有什么事,信息联系。回到204房,人已经差不多到齐了。好多张新面孔,终于见到冯豪口中的公公了,大约50多岁的人,却很强悍,光头上带着一顶汉奸帽,下巴留着一小摄山羊胡子,穿着一件桔红的云南民族特色麻布衫,下身穿一件宽松休闲牛仔裤,抽着一根小烟斗,挺有味道,有点个性。我不禁暗想:还真的挺像公公呢!公公让我们直呼他外号即可。在酒吧碰见的大胡子就坐在我旁边,来自深圳,外号老布。其中一位来自台湾高校登山队的男生,我们叫他小杨。小罗跟小叶是两位来自香港就读广州暨大的学生。另一女孩子叫“转转”来自广西。“橙橙”和吴老师因身体不适,没来参加会议。会议中透着好奇和新鲜感。公公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他说了一些路上分工问题,注意安全问题。检查物资准备问题。并希望我们能有协商有计划地出发。公公给我第一个印象:他是一位很讲道理,很爽朗的人。于是心里的紧张一扫而光。他们是一路从丽江驾车过来的,出来一个月了,所以一切设备都很齐全。为了明早能准时出发,我们会后就各自打包好行理拿到车上捆绑好。因人多,我们的行理是放在车顶上。打点好一切,我正要休息,大个子老布又进来了,平时少言的他跟舞风和我床对面夫妇聊起来。大致是聊出游的见闻、聊深圳的经济,聊人生,聊纳木错,聊他的手提琴。听他一番话,又觉得他是很浪漫主义的一个人。出于好奇,我问他是不是混血儿。他否定了,还拿了身份证给我们看他没留胡子的样子。不过我却认为恰恰是胡子给了他“迷”人的脸庞。让人觉得“man”,言谈中得知他也是辞了工作出来放飞自己的。。。。。

想着明天就要出发了,于是合上眼睛,准备睡去,他们却还在聊,许是聊到心坎里头了,四人兴奋地抽起烟来。烟一下子污染了整间房子,熏得我赶紧把头钻进被子里。大约午夜2:00时,冯豪过来找老布做事,老布才肯离开。如果没人呼老布,他们会不会聊到天亮呢?

所属类别: 西藏旅行游记
2005-01-18 21:16:03  By: 西藏旅游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Sponsored Links
    
关于我们: CCT 康辉国旅- 四川中国康辉国际旅行社 『 点击查看电子地图 』
CCT INTERNATIONAL TRAVEL SERVICE LTD
旅行社许可证号:L-SC-GJ00030 国际一类社
中国国家旅游局指定办理中国公民出入境游的国际旅行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天仙桥北路3号SOHO大厦3楼 - 康辉国旅总部. 旅游接待A23
TEL:86-28- 86082622 / 86082022 / 86080300 FAX: 86656234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86-28)- 86082622   86082122  给我们写信咨询和预订
特别声明:
A:关于美景旅游网独立原创文章图片等内容
1、美景旅游网原创文章、图片版权由我们全部保留;
2、美景旅游网原创文章、图片任何网站及媒体均可以免费使用,如转载我们的文章或图片,
请注明来自美景旅游网 并链接到 www.mjjq.com,商业用途请先联系我们;
3、免责:我们在我们能知悉的范围内努力保证所有采写文章的真实性和正确性,但不对真实性和正确性做任何保证。本站采写文章图片如果和事实有所出入,美景旅游网不承担连带责任;

B:关于美景旅游网采用非原创文章图片等内容
1、页面的文章、图片等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2、免责:由于采集的图片、文章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内容页面标注的作者、出处和原版权者一致性无法确认,如果您是文章、图片等资料的版权所有人,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加上版权信息,如果您反对我们的使用,本着对版权人尊重的原则,我们会立即删除有版权问题的文章或图片内容。
3、本页面发表、转载的文章及图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西藏旅游
Tibet Travel
西藏旅游目的地 new
西藏圣地之旅-魅力珠峰+天湖纳木措之旅九日游
走进神秘西藏
西藏风光图库 new
热门信息
最新发布
文档索引
- 关于我们- 联络我们- 免责声明- 隐私权政策- 商业合作- 广告托播- 网站导航- 友情链接- 加入收藏-
©2002-2011 Copyright  MJJQ.COM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aomei Blog
Tel:86-28-86082622 - 86082022 - 86082122  Fax:86-28-86082122
版权所有: 四川康辉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 保留所有权利